這篇敘述會比較亂,請格友多擔待.


手中拿著一疊十三年前的老照片,這是沖洗出來後藏在暗處多年,自己不曾正面直視的照片.921對我與許多人而言是悲劇,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想去談什麼悲傷痛苦與人生的磨難,其實家中並沒有任何人員傷亡,所有倒下的房子都已重建,而生活也早已恢復平靜.只是格友一定覺得奇怪,不過就幾張照片罷了,有什麼好不敢看?...其實是因為自己總在別人面前逞兇鬥狠,張牙舞爪,然而真實的自己卻一直沒有勇氣面對這件事.但過了這麼多年下來,畢竟也成長了一些,因此決定作個回顧與紀錄,就當作對這個傷痛的揮別吧.


1999年算是回國參與創立第一家公司之後終於開花結果,初嚐打遍天下無敵手,頗有神行寰宇,無人可擋的氣勢.很自豪一家資本額只有小小20億的公司,卻可以因為所有同仁將士用命下,在中區能把資本額千億的國營公司以及三百~兩百億的兩大民營龍頭打趴.其實說起來也沒什麼太神奇的,總之就是一系列綿密,深入,以及非對稱的作戰策略.舉例來說,當時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作到把所有的主力經銷商全部集合起來,帶到日本去豪華旅遊同時進行經銷換約...而這就是我們這種20億小公司搏倒大公司的小小祕訣之一.上面說到的這次的旅行,恰好就發生在1999年的9月20日.


9月20日星期一.一個多雲偶雨的日子.早上在公司前集合好,一行80多人坐上兩輛全新Scania SAAB豪華巴士往機場出發.或許是單純巧合,當然也可能是一個預警...我們的車在中壢附近發生重大車禍.當時我就坐司機後第三排靠走道的位置,因為我沒有在交通工具上休息的習慣,因此就眼睜睜地看著司機完全沒有煞車之下往前車的車尾直撞上去.


兩輛巴士都嚴重毀損,但奇蹟似的竟然沒有任何人受傷.更令人讚賞的是,承辦的旅行社非常快速地從機場立即調來兩輛相同的巴士順利接泊,因此登機時間不僅沒有任何延誤,甚至還讓大家好整以暇地去買免稅品.然後就搭機前往日本,開始了第一天有些疲憊,卻相當精彩的吃喝玩樂之旅.


當天晚上跟我的上司好友在飯店外的露臺喝可樂聊天.不外乎就是八卦一些其他公司的副總職權甚至比不上我們公司的一個經理人;或是業內的一些桃色花邊.當時電信業真的是讓大家都賺了些錢,包二奶的氣息十分興盛.我跟我的上司細數評論著每一家系統設備商,手機商,通路商,以及電信公司的主管在深圳時帶的二奶.一邊自嘲我們實在太辛苦了,因此都沒空去大陸包個小老婆.


聊到21日凌晨1時許不經意地遠望天邊,我發現整個天際線像血一樣的火紅.我還說,"住東京著名的飯店真的很不錯,連半夜的View都有特效安排."然後就跟上司道別,回房睡了.


第二天早上六時許起床,準備沖個澡時先打開了電視.沒想到NHK出現一張台灣的地圖,並且在最中心的地方標記了一個紅星.因為不懂日文,也無從猜想,只是在洗澡時不免擔心會不會是中共打飛彈打到台灣中部來了?(大家不知記不記的同年的七月有一次恐怖的全島大停電.發生的當下立刻就有很多人懷疑是不是中共打飛彈過來.畢竟當時離台海飛彈危機並不算很遠.)想想不可能,要打也打台北,打窮鄉僻壤的南投作啥?洗好澡出來後畫面也沒了,因此也就沒有特別理它.


您一定會覺得奇怪,為何全團那麼多人,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台灣發生了大事.只能說是巧合中的巧合.第一,確實有人試圖打電話回台灣給家人或作生意聯絡,但卻一直忙線不通.再者,我們當時沒有請當地的導遊,而是一位自稱對日本很熟的經銷商帶領第一天與第二天的自由行程(第三天起就由公司的股東,日本Sumitomo住友商事負責接待),但這位經銷商顯然沒有注意到有這些訊息.第三點,也是最慘的一件事,當時全團備有可以漫遊日本的PHS手機共10支.但非常不幸的,當時負責產品規劃的那個經理人又剛好是一個超級不負責的傢伙.竟然10支手機的漫遊設定完全都設定錯誤,因此根本不能接來自台灣的電話,也不能打電話回台灣.更扯的是這傢伙竟然推說是公司在台灣的Gateway有問題,要等回台灣才可以重置(這種說法簡直是白痴,也因此我偷偷拿一支去NTT DoCoMo的直營店請店員設定才解決了問題...但那已是第三天的事了).


921一整天,全團一片歡樂.而當天入住的是當時十分著名的加賀屋溫泉旅館,同時當晚又是Sumitomo東海代表取締役設宴接待,只能說全團杯觥交錯,酒酣耳熱時,根本不可能發現在台灣心愛的家人朋友與同事已身陷無可想像的驚恐與痛苦中.


922的早晨六時.我在海景套房中醒來.從陽台外望清晨的大海,景緻真的好美,美得我都不太想去梳洗準備出門.習慣性地打開了電視頻道,在意識仍然不是很清楚的早晨,我從NHK晨間新聞中看到了地獄.


NHK的採訪照著一個廢墟,那個廢墟殘破而猙獰...但不管如何我都認得出,那是我從小成長的家(照片中橘色的那一棟,此照是1999年10月1日我自己拍攝的).瞬時我的血液凝結,整個人也不知如何是好.呆傻且麻木地整理儀容.而出門時,大家似乎也都知道台灣發生了大地震...因為終於開始有各種災情照片與畫面出來了.



因為我是主管經理人,我知道我不能有任何情緒表現,因此在談論時總是說沒事沒事,臉上也要擠出笑容繼續招待經銷商.但從當時自己家裡,埔里酒廠,鎮公所,以及所有主要街道的照片來看,我想...希望不大了.於是心中開始盤算著,回到台灣後可能全家就只剩我,大哥與叔叔,但叔叔與大哥都是醫師,恐怕比較少接觸這些社會儀式複雜的安排...那該找誰治喪?如何清點收拾?生意如何繼續?要找律師處理哪些問題?...一種孤單無依的感覺襲身而來.當巴士在日本的公路上行駛時,看著下雨的窗外,我第一次感覺到一種被世界遺棄的悲涼.


總之,當時想立即回台灣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一切都以救援為優先.等一個多星期後回到台灣,當巴士在夜晚行駛於中山高時,可以明顯感到路面非常顛簸,進入台中後更是恐怖.原本夜如白晝的台中港路竟然漆黑一片.在沿路危險與零亂的狀況下回到台中的宿舍,在滿屋食物發臭,滿地玻璃碎片的空間中煎熬一整夜.然後在第二天早上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鄉.


照片是在回台後第二次回埔里才照的.因為第一次回家時看到爸媽滿頭滿臉塵土的模樣,我早已沒心情紀錄全何事了.當時心想,我有撐起家的責任,也不可任性地表現情緒,當然更不可流淚.因為我清楚,在這時候大家都在等我提出方法,所以我要"有個樣子".因此整天顧著指揮與處理,並且陪在爸媽身旁安慰他們的情緒,並且試圖說一些旅行中有趣的事,跟他們一起吃一些小餅乾.讓他們覺得雖然發生了這種事,但一切都還是很好,都沒有問題的.


想想真是超現實...在一片瀰漫屍臭腐敗氣味的殘破廢墟中喝煎茶吃和果子...不知算是什麼樣的心境.


至今,我還是沒為921掉一滴淚,或許是因為淚水在眼中打轉太久,早就乾涸了.就在921前夕,紀錄下這一篇十三年前的記憶與心情並不是為了執著,而是想要放下.


希望可以獻給住在我家對面的西服店老板與老板娘,謝謝您們在我去日本的前一天晚上還盡心地為我調整西裝鈕扣.雖然您們全家在921那天凌晨就離開了這個世界,但我一點都沒忘記您們提醒我的話.


同時也獻給當年青春年少的自己...因為你年輕時的無懼與勇氣,讓後來的我心智清醒地奮力存活下來,當然也會繼續珍惜一切得來不易的精彩,永遠努力地為這世界帶來溫暖與光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rsche964 的頭像
Porsche964

南極小蝦慢慢游之娘炮Porsche 964

Porsche96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freeman
  • <p>依稀記得當天晚上睡在新豐公司宿舍床上,突然被一陣巨大搖晃給驚醒,朦朧中聽到外頭吵雜聲,但實在太累,就繼續倒頭睡去,隔天才知發生這麼大的地震,大自然的力量真是不容我們小覷.</p>
  • 布萊德克魯斯
  • <p>這...... 走過的人 才能真正感知其傷痛</p>
    <p>天祐台灣</p>
  • Lung
  • <p>人間煉獄 莫過於此</p>
  • Ben
  • 謝謝分享,好感傷,如果沒有看到此篇文章,我己遺忘!珍惜生命,珍惜擁有的一切,謝天,謝地,我們的人生,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