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8 Thu 2013 12:24
  • 五年



 


(台中公園 Nikon FG-20 AI-S ISO 200)


我寫日記是幼稚園小班時老師要求下形成的習慣.至於部落格(或稱網路記事)也是從1998年就開始寫.當時是為了測試當年還在嬰兒期開發中的的行動上網WAP應用程式,寫的多是工作上交待同事執行的事項,目的是讓同事們在全省奔波時,隨時可以用手機連上網看到彼此交付的非機密事務.至於Yahoo的部落格則是從五年前的今天開始...起心動念的原因則是自己對228有一些感想.然而紀錄出的第一篇網誌的內容主要卻是紀念我這輩子不曾見過面的小舅舅.但因當時2008總統大選在即,不想被兩派熱情對戰中的"網路游騎兵"散彈掃射到,因此就沒公開出來.


小舅舅是母親家中年紀最小的弟弟,是全家人的驕傲,是全中運金銀牌得主,是空手道上段高手,也是優秀的讀書人...卻不幸在金門服役時死亡.軍方的說法是被中國的水鬼摸哨殺了.這件事的真相是什麼已無從考證,只知軍方說當天原本不是他站哨,卻"志願"去站海邊的一個單哨.母親從此不敢到海邊玩,更不敢看海...因為一看就心碎而淚流不止.三年後,一位小舅舅原本部隊的退伍弟兄以及一位家鄉同梯服役於金門的友人到家中向外公說明,當時並不是什麼被中國蛙人摸哨,而是因為有一位外省士官知道他的家境很好,於是借著酒意要向新兵借錢---其實就是要錢花用的意思.小舅舅不從,兩人因而起了口角.那位士官長也立即出去拿了步槍將小舅舅射死.士官被監禁,但軍方卻以被摸哨被殺這種不名譽又便宜行事的理由來交待一個有著美好前程的年輕人的死亡.


事件的真實性我已無從得知,畢竟它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它是我心中的一個深隱又奇異的痛...這麼說的原因是我根本不曾與小舅舅見過面.唯一算得上相關的就是那幅一直藏在外公家閣樓上的戴著黑框眼鏡,英氣俊秀的黑白遺照.但奇怪的是,只要一提到這個事件,平常瘋癲的我就會突然山東饅頭了起來而忍不住掉淚...猜想可能是因為當時母親懷著我的一種情緒傳達吧.


網友可能認為我應該會是所謂"中國人去死,外省人去死,阿扁完全沒錯"的台灣萬歲派...但我不是!


我的朋友其實不分什麼台灣外省,因為朋友就是朋友,沒有其他複雜的考量.但我承認,不管外省或本省的朋友表現出太過極端的作為時,我會傾向沈默以對或敬而遠之.年輕時原本有一位外省籍,親近如兄弟的友人兼上司,但奇怪的是他一直對我用taiwanman99這個call sign很不以為然,因為他認為那有敏感與挑釁的意味.我曾坦然地與他說明辯駁,但久而久之兩個人就成了平行線而漸行漸遠了.當然朋友中也曾有那種胡說什麼1949年國民黨來台時鎮壓殺了1000萬台灣人的白痴...基本上我是連花力氣去跟他討論都沒興趣.


若真的愛自己的國家與同胞,那就應以純淨光明的心態與紀律去追尋真相.但千萬不要因為曾經有人昧著良心試圖掩蓋流血殘酷的事實,於是我們自己也就誇大虛偽地放大或假造悲情以作為反制.我相信所有的事件都有其客觀的存在,但因為時空,環境與人為等因素的交互作用下,它不一定有機會被真實重現與發掘出土.即便如此,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只要有一絲一毫的虛假,就是對流血奮鬥先人的最大侮辱.


228的真相真的能完整重現嗎?小舅舅的死因真的能被確認與平反嗎?努力不應停歇,但想要完全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並不容易,畢竟那是一個外來政權不願面對的醜事,許多人事物早都被刻意抹除掩蓋.此外,就算可以百分之百把真相完全挖掘出來,它依然是永遠無法彌補的人類悲劇...因為我的小舅舅不會再活過來疼愛我們,而在228事件與後來的白色恐怖中死難的本省與外省同胞也永遠無法回到家人的身旁撫慰他們了.總之,對我這種活在當下的實用主義者而言,唯一想確保的就是...


絕不容許外來政權強迫台灣人接受統治的事再度發生.


也感謝大家聽我自顧自地胡說亂講...我會繼續在此與好朋友們分享小蝦的心情小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rsche964 的頭像
Porsche964

南極小蝦慢慢游之娘炮Porsche 964

Porsche96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布萊德克魯斯
  • 唉… 真可惜了 一個這麼優秀的年輕人啊!

    最後的結論 真是下的好啊!

    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