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愛罵人,但我承認自己常在心中罵人.最常罵的就是那些受了些挫折後就像小孩一樣倒在地上耍賴,什麼都不作,也不願努力起身解決問題的人.但人常常是嘴上英雄,等事情臨到身上時就知斤兩...而最不幸的就是剛好發現自己是大狗熊.


在好友K半趕鴨子上架地要求我換汽油幫浦後,這輛原本讓我最自豪的964  C2 Tip開始不對勁.先是開始有惱人的幫浦嗡嗡聲,然後要開出車廠時就開始出現怠速非常不穩,怠速RPM在750~850間來回跳動的問題.單單就這個點就已讓我非常不爽....那種感覺就像在事情發生前我就表明(其實就是內心很害怕)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自己的朋友就是不信而偏要硬幹...然後果不其然心中最害怕的惡夢就眼睜睜地實現,並且是那種讓人心煩又討厭的症狀.至此心情也是大壞,但就至交好友之間的相處而言我也不能如何,只能鼻子摸摸...抱怨兩聲算了.如前所說的,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這只不過是災難的起點.


原本讓我最在意且一直視為全車健康指標之一的油耗開始上升.以高速公路定速90公里來說,此車的油耗在整理完成後的這幾年來一直都是每百公里6.5公升,但在汽油幫浦交換後卻上升到每百公里9公升出頭左右.不僅如此,原本怠速時的油耗數字變化非常緩慢,而且就算是在廠內作維修與測試需要怠速時,最高也只會停在每百公里12.5公升左右.但後來發生的卻是一路一直往上飆,先希望它可以停在15公升,後來希望可以在18公升止血...最後我真的完全不想看了,因為連20公升都看到,而且油耗的上升似乎沒有什麼盡頭.


我安慰著自己,不要慌,不要急,就算是如此不堪,畢竟沒有什麼危險或大問題,那就不要太鑽牛角尖.先這樣開一陣子,慢慢再來抓問題.


這些是自己安慰自己的話,但在現實生活上卻已起了變化.我已不再是每週開個兩三次地常常開它.從事件發生到四月底之間的兩個月裡,我總共只開出門三次,而且每次都開不到100公里.因為開它不再是一種愉快的生活經驗,而是不順,不悅,不愉快,不對勁,...也因此竟然就慢慢地疏遠自己多年的好伙伴.


四月27日,老父親膝關節開小刀後準備出院的前一天.因為老爸之前曾唸最近都沒看到我開964,是不是偷賣掉了.因此決定開到大林慈濟去看他,並且想要帶著他到週邊嘉義鄉間晃晃.而就在即將到達目的地之前,國道三號梅山段時遇上超大豪雨.當下確實有些擔心,因為之前在洗車後偶爾會發生油門不順甚至"踩空"的狀況.但此時並沒任何異樣,不管油溫,油壓,油量都完全標準可愛...雖然不久前在家鄉的國道六號上曾發生完全無預警的高速公路熄火事件,但自己一直安慰(麻醉)自己那應只是當天晚上洗車的意外,不用太在意,也因此就盡力放輕鬆地繼續開.



沒想到就在剛離開梅山交流道後不到50公尺,引擎突然明顯不順,然後又是油門踩空!我勉強將車小心地往路旁慢慢靠,並且試著維持轉速.過去發生這種狀態時只要不持續踩油門,而是用"拍擊"的方式加油,轉速都是可以恢復的,但這次卻完全失效,不到三秒內車子就硬生生地熄火在往大林慈濟的鄉間道路上.而更巧的是我剛好就停在兩輛臨檢警車的前方約二十公尺(我猜當時警察伯伯們都準備拔槍警戒了吧).


此時的情緒其實已漸漸逼近臨界,又生氣憤怒,又驚恐不解,其中也摻雜了不少羞辱丟臉及自尊掃地的感受...因為這曾經是自己驕傲的心血結晶啊!!!


勉強而小心地開到五公里外的慈濟醫院地下專用車位.滿心挫折地打電話給技師問要如何處理.技師也被我的語氣嚇到,因此又找了一位同樣精通氣冷保時捷,且是我相熟又信任的資深技師加入討論,討論的半天依然不知該如何緊急測試與處理,也沒有任何結論...唯一的結論就是恐怕要叫全載車來拖了.此時心中浮現一種非常小孩子氣的自暴自棄..."X...管它去死,我等一下就從頭到尾全油門飆回中部吧..."更令自己意外的是,平日膽小怕事的我最後竟然也真的就這麼蠻幹.而更意外之外的是...沒想到竟然能平安到家,而且似乎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甚至高速油耗竟然又恢復正常的6.5公升,溫壓量全都是555.


人總有僥倖的心情,雖然明知是不理性思考,但依然會在心中盼望一切就此沒事.第二天星期天,一早起床依約前往技師朋友處作檢查...一夜好眠後來個大晴天,心情非常之好.心想人在中部了,也就比較不用怕些什麼.就算有問題了不起也就丟在技師友人那裡檢修就好.於是懷著快樂的心情發動車,往他的工廠出發.


只是人生永遠不是這麼簡單...意外之外總還有更大的意外,而且通常是你無法承受的意外.就在開出門後不到五分鐘,連機油都還沒完全熱時...突然儀錶中的那個大大的驚嘆號亮起....同時另一個小燈"機油壓力警示燈"也亮了.先不管自己是如何用心保護車,整理車,如何又如何...身為一個油品代理商,自己車內用的油品當然是自家的代理的最高級油品,再加上我非常確定此車的操駕與保養都完全依規範執行...結果卻發生這種Porsche 911最忌諱的油壓不足問題...


4月28日早上,我在炫目的夏日陽光下差點氣暈了過去.



試想...先是2月底搞瘋人的蜂鳴聲,接著是油耗失控及油門不順,然後就是大雨之後完全熄火...甚至最後再來一個完全沒有油壓的杯具...連第一個問題我都還沒想清楚要如何處置,一連串的打擊讓我嚇到完全不敢再開964出門.我自認為是沒影響到我平日的工作與生活,但我很清楚自己的心情一直非常的鬱卒.更糟糕的是,我竟然退縮到一種完全不想走到B1車庫去看這輛車,不想面對,也不想找人協助處理及解決這些問題的完全放棄與擺爛狀態.這時候我才終於懂了,原來自己跟多數人一樣,只要連續出現幾個針對要害的重大打擊,自己也是會變成志氣全無的龜孫子...而從此我也知道自己不敢,也沒有資格再痛罵友人或同事為何跌倒後不勇敢爬起來...自己的懦弱的程度完全超乎過去的理解與想像.


愛車一路停著,直到5月31日有機會跟一位社長級的高手車友E約見面喝咖啡時,才在他的鼓勵下再度開出門,主要是希望他高深的知識與能力可以拯救我的愛車,也希望因此沾些他的福氣吧.而這整整一個月真的是我擁有此車之後最長的一次"停車"紀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orsche964 的頭像
Porsche964

南極小蝦慢慢游之娘炮Porsche 964

Porsche96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傑克
  • 厚..我還想像過去一個月,蝦大被結怨的黑道追殺,正在某座山裏躲風頭...之類的...

    原來是...沒日沒夜地在賺錢...

    羨慕中...
    [版主回覆08/06/2013 23:27:28]哈...總是有家人朋友同事要照顧.糊口而已啦.